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高干】

  大概是竹马竹马的高干文??

  警警或部队吧?

  缘更系列,题目未定

  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orz

  “佐助就是个大混嗝。。蛋,你说。。。嗝。。对不对。。。”鸣人醉的连眼睛都睁不开,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对对对,你说的对”

  第六特别行动组组员犬冢牙一脑门黑线,听着自家上司叽里呱啦的骂了另一个上司一整个晚上。而自家上司滔滔不绝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胡说!!!嗝,本大爷才不是下面那个呢!!!”

  “是是是,佐助才是下面的。”

  牙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居然陪着组长闹。终于伟大的牙同志决定遏制事态往不可控的恶俗方向发展,也是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夫夫)生活的和谐。果断把不省人事的鸣人组长扔到了佐助的家门口。t

  ——六组行为准则第370条,鸣人组长发疯不可控的时候,切记不能擅自行动,一切交给佐助组长就好。

  嗯!我今天也是个遵守准则的好组员呢。牙同志为自己点了个赞。

  当然他们都选择性的不去看第二天鸣人组长奇怪的走路姿势,并决定忽视自家组长春意盎然的目光。。

  就在牙愉快的给自己点赞并跑路的同时。佐助的公寓里——锅上咕咚咕咚的炖着浓浓的蜂蜜水,鸣人刚被洗去一身秽物,脑袋上还湿漉漉的顶着块浴巾,迷迷糊糊的盘腿坐在那块他和佐助挑了很久的地毯上。

  在恋人的照顾下正昏昏欲睡,却仍努力睁圆了眼睛,以一副对待敌人的严正姿态开口。

  “佐助”——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六组组长漩涡鸣人深情而不容置疑的说到“你要是再这样独自一个人去做危险任务,我就嗝。。我就。把你打断手脚绑在我身边了!”

  “.......”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阿我说你这混蛋!“

  “........”

  但是显然另一方面,被告人没有任何自觉——

  “好的鸣人组长,现在你可以放开我的小恐龙了吗?“

  原告人迷茫的看了一眼自己抱着控诉到现在的对象

  “咦,佐助你什..嗝.么时候长尾巴了啊我说。”

  佐助轻叹一声,扯出鸣人一直抱在怀里并被他当成是自己的小恐龙。安抚的把他按在自己怀里。

  自从五年前任务出了意外,自己受重伤秘密被送去基地治疗三年后,鸣人就得了一种佐助离开自己视线三分钟就会过呼吸的病,意识不清醒时除外。

  幸也不幸,也是这件事让鸣人认清了自己的感情,自己也终于如愿以偿的上了本垒,不用再心酸的收好人卡了。

    佐助又叹了一声。

佐助是高干家庭出身,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家里有一群日天日地的家长,记忆里再没有比那天更美好的阳光了,佐助蹲在大门口,一板正经的思考着今天应该去哪家蹭番茄吃,此时家里的贤二叔咋咋呼呼的跑回来嚷嚷着好消息好消息江南(呸)......

  佐助心说我信你有个鬼,天天见的好消息不是他家相好的今天对他笑了就是他家相好的今天没遛狗溜他了,连一直严肃的佐助他爸富岳都对他甚是无语。

  佐助今天也不是很想搭理他,而他家贤二叔明显不打算放过他,直勾勾的冲过来拉起他就跑。

  “千手家给你抱来个小童养媳阿快跟我去看阿傻助!”

“!”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