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今天阿光的眉毛很好看,吱呦的小揪揪很可爱,拓郎爸爸一点也没变,什么都没变。

一句话KK

 
   很多事情你以为是假的,其实是真的。那些话私下里说不出口,反而在舞台上可以坦诚,这样的话,被拒绝了还可以说只是玩笑,被恶意的外界质疑的时候也可以说只是娱乐。只是娱乐,娱乐至死。
   因为他们太不坦诚了,所以才有问题。

对于FTR,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身体都健康,一直有下一个十年下下一个十年下下下一个十年....... 钱多到整天无所事事什么工作也不干都几辈子花不完,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一直快乐的生活。我只想知道这个。

先生请一定要健康,什么都不重要,请务必健康

听到“你好。再见。”的时候。
正好看到书上写到“恭喜。”“谢谢。”

  我茨茨叫“我挚友呢”
  然后刚组了个石矩,两个大佬看到中间的 茨茨,一左一右换成了吞吞,哎呀好甜阿。

【佐鸣】故人

 
  灵感来源于鬼怪

  ooc是我

  预告





  “姓名:松间鹤子,壬戌年,丙辰时生,是你本人,对吗。”金发的青年带着温暖的笑容,礼貌的询问站在病房外一脸迷茫的老妇人。

  “是。。是的。”

“那么,请您跟我走吧,我带您去您该去的地方。”金发青年依然保持着温和的笑脸,那笑脸仔细看看还有那么一丝傻气,他不急不慢的,也不催促,等待着老妇人的回应。

  老妇人看看青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变年轻的双手,又抬头静静的看着病房里那个已经没有呼吸的“自己”,最终了然的笑了一笑,拢了拢鬓边的发丝,回头对着金发青年招呼

  “那么,我们走吧,请您带路。”

  引渡亡者前往冥界的审判,再由审判者根据其平生善恶判别亡者的下一世该去轮回六道的哪一道。担任这一工作的特殊灵体被称为鬼使,包括负责审判的审判者。他们既不是人,也不是亡灵,相对来说,他们有接近半神的能力,但又被冥界的种种条例约束。据说,是因为他们生前犯了大错,为了赎罪,被抹去除姓名以外的所有记忆,留在冥界,超度亡者。

  鸣人成为鬼使,已经快两百年了。

但他依旧不习惯这份工作,离别对于他来说还是太过残酷。因此他经常心软接受一些亡者的请求,比如多给几天的日期让亡者再去看看亲人什么的,再或者就是用自己的能力去完成亡者的心愿什么的。所以他总是受罚。

  彼时他引渡完那位老妇人,垂头丧气的回到审判者的茶屋,拿起审判笔开始涂鸦,一面涂鸦一面嘟囔

  “。。神为什么不再多给鹤子奶奶一点时间呢,她孙女还等着奶奶去学校看她的表演呢。多给一两天又不会怎么样。。神可真是有够小气的我说。。是吧佐助,佐助?”

   “嗯。”被呼唤的黑发青年整个隐没在冥界的黑袍之下,随意的答应一声不靠谱的鬼使,并收回被鬼使随意把玩的审判笔。本来不想再多说什么的他瞄一眼沮丧的鬼使鸣人,叹口气,还是开口安慰道

  “那位老太太,下辈子入的大富大贵的道,满意了吧。”

      鸣人抬起头,笑的见牙不见眼,无视审判者明显不想搭理他的表情,再一次元气满满的放开了嗓门,扯着佐助说一些冥界有的没的琐事。

    正经的审判者扯着脸皮,解开黑袍,好像没在听,却倒了两杯茶,晾凉了递给聒噪的鬼使。

  佐助作为审判者和这个不靠谱的鬼使搭档已经快一百多年了,鸣人之前的搭档嫌弃他总找麻烦,脑袋又一根筋,总是影响工作。把他丢给自己,至今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佐助从一开始的嫌弃,不屑,无可奈何,到后来的相知,理解。这期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

  不论是在已经亡故的冥界,还是被遗忘的生前,鸣人和佐助之间的羁绊,从来都没有断过呢。






  大家可以猜一猜,发挥一下两个人是因为什么而成为鬼使和审判者呢~其实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想好啦....(闭嘴)
  小小的剧透一下大概是复仇和自杀(笑

感谢大家,大家元旦快乐,2017事事顺心。寒假回归,爱你们❤

【佐鸣】胡不归(将军×帝王)


   
    少年将军×年轻帝王
  
    下克上

    式微,式微!胡不归?——《诗经·邶风·式微》

    天黑啦,天黑啦!佐助你怎么还不回来?
 
   

 
  寒光朔朔,佐助端坐在一匹通身漆黑额头上却有个白色闪电的宝马上,冰凉的铁甲映衬着这位少年将军坚毅锐利的目光。

  
  通讯兵疾速跑来,恭敬的在马前跪下

“报——,全军装备完毕,将军请指示!”

 
  佐助扯了扯缰绳,宝马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打了个浑厚的响鼻,和他的主人一样骄傲而沉稳,因为绝对强大的力量,让人不自觉的产生心生敬佩。并自然而然的,出于一种对强者的尊重和畏惧,表现出一种臣服感。这是每个人在面对强者时无法抑制的本能。

  “五万敌军在前,我军三万,以少敌多,本将军在此立下军令——”

  佐助沉重而极有威严的环视了一圈这群从鲜血里杀出来的精锐部队,被这如鹰般锐利的眼神扫过的,即使是杀神一样的铁血将士也不由的肃立起来

  “斩获敌军人头者,论个行赏;活见人,死见尸,敢给我当逃兵的,以通敌罪诛杀全家!”

  “属下遵命——”将士们的嘶吼响彻天际。

        “杀阿——”

        “杀阿——”  

     少年将军一马当先,宛如一柄利剑,把乌压压包围过来的敌军撕出一个豁口,势不可挡。

         虽千万人,为你,吾往矣。

         ........

         ........

         ........

  (省略号代表激烈的战斗场面)

   

    捷报——将军深入敌营,斩匪首于城门。

     将军,重伤。

    

  首辅鹿丸尽量不急不缓的吐出写在密报上的最后四个字。然而再怎么平缓的语气,也无法降低这个消息对年轻帝王哪怕丝毫的影响。

   鹿丸明显的看到鸣人的原本流畅的笔势顿住了,再往上看才发现年轻帝王的呼吸都屏住了。鹿丸忙不迭跑上去
  “——来人叫太医,鸣人,快呼吸!快呼吸!”一向沉着冷静的首辅,吓得连帝王都名讳都直呼了出来。

  因为他深知,在佐助的事情上,鸣人是无法自控的,即使是呼吸。

  
  手忙脚乱的缓了好一会,呼啦啦的医生和助手被吓得来了一大堆,鸣人渐渐恢复了脸色。带着还未完全平复的沉重喘息,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去战场”

    急得连自称都忘记了的年轻帝王眉头紧锁,说完这一句以后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垂着头,压着嘴角,曾经年轻浮躁的他如今却沉静下来,像是经过打磨的璞玉,终于露出了他原本的光泽。

   鹿丸压下了原本要说的话,因为有些话,于理,他作为国家的首辅必须说,但于情,他作为一个见证了一切的人,他不想说。

   鸣人捡起了散落的文件,强迫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审阅,连指节都因为过分用力而微微泛白。

  “鹿丸。”鸣人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要是现在走了,我们前期做的努力就白费了,对吧。”他尽力咧开一个傻气的笑容。恍惚间鹿丸还以为看见了以前那个,不管不顾的鸣人。

   

    tbc

   我知道很短啦........但是想发出来看看大家喜欢看我就写......

 

 

【佐鸣】【高干】

  大概是竹马竹马的高干文??

  警警或部队吧?

  缘更系列,题目未定

  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orz

  “佐助就是个大混嗝。。蛋,你说。。。嗝。。对不对。。。”鸣人醉的连眼睛都睁不开,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对对对,你说的对”

  第六特别行动组组员犬冢牙一脑门黑线,听着自家上司叽里呱啦的骂了另一个上司一整个晚上。而自家上司滔滔不绝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胡说!!!嗝,本大爷才不是下面那个呢!!!”

  “是是是,佐助才是下面的。”

  牙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居然陪着组长闹。终于伟大的牙同志决定遏制事态往不可控的恶俗方向发展,也是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夫夫)生活的和谐。果断把不省人事的鸣人组长扔到了佐助的家门口。t

  ——六组行为准则第370条,鸣人组长发疯不可控的时候,切记不能擅自行动,一切交给佐助组长就好。

  嗯!我今天也是个遵守准则的好组员呢。牙同志为自己点了个赞。

  当然他们都选择性的不去看第二天鸣人组长奇怪的走路姿势,并决定忽视自家组长春意盎然的目光。。

  就在牙愉快的给自己点赞并跑路的同时。佐助的公寓里——锅上咕咚咕咚的炖着浓浓的蜂蜜水,鸣人刚被洗去一身秽物,脑袋上还湿漉漉的顶着块浴巾,迷迷糊糊的盘腿坐在那块他和佐助挑了很久的地毯上。

  在恋人的照顾下正昏昏欲睡,却仍努力睁圆了眼睛,以一副对待敌人的严正姿态开口。

  “佐助”——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六组组长漩涡鸣人深情而不容置疑的说到“你要是再这样独自一个人去做危险任务,我就嗝。。我就。把你打断手脚绑在我身边了!”

  “.......”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阿我说你这混蛋!“

  “........”

  但是显然另一方面,被告人没有任何自觉——

  “好的鸣人组长,现在你可以放开我的小恐龙了吗?“

  原告人迷茫的看了一眼自己抱着控诉到现在的对象

  “咦,佐助你什..嗝.么时候长尾巴了啊我说。”

  佐助轻叹一声,扯出鸣人一直抱在怀里并被他当成是自己的小恐龙。安抚的把他按在自己怀里。

  自从五年前任务出了意外,自己受重伤秘密被送去基地治疗三年后,鸣人就得了一种佐助离开自己视线三分钟就会过呼吸的病,意识不清醒时除外。

  幸也不幸,也是这件事让鸣人认清了自己的感情,自己也终于如愿以偿的上了本垒,不用再心酸的收好人卡了。

    佐助又叹了一声。

佐助是高干家庭出身,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家里有一群日天日地的家长,记忆里再没有比那天更美好的阳光了,佐助蹲在大门口,一板正经的思考着今天应该去哪家蹭番茄吃,此时家里的贤二叔咋咋呼呼的跑回来嚷嚷着好消息好消息江南(呸)......

  佐助心说我信你有个鬼,天天见的好消息不是他家相好的今天对他笑了就是他家相好的今天没遛狗溜他了,连一直严肃的佐助他爸富岳都对他甚是无语。

  佐助今天也不是很想搭理他,而他家贤二叔明显不打算放过他,直勾勾的冲过来拉起他就跑。

  “千手家给你抱来个小童养媳阿快跟我去看阿傻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