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10)

  

  鸣人时隔两年再一次见到佐助的时候。

  真的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周遭的声音都好像慢慢远去,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感觉不到。好像相机的自动对焦,只需仅仅一眼,鸣人的目光就胶着到了门口那个穿着黑色羊绒衫的佐助身上。一瞬间血液仿佛倒流,鸣人连手都是凉的。

 

  鸣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佐助面前的,等到手心有点回暖,他才发现佐助就在自己面前,是真实的,在自己的面前。不是假的。不是梦。

  鸣人终于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他想问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你有没有受伤,你这两年去了哪里,你当时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会有警察,你有危险吗。还有。。你是不是也打算。。丢下我。。。。

  千言万语一下子哽在喉头,在舌尖转了转。最终鸣人用尽力气般叹了口气,连肩膀也垮下来,无奈的妥协的,吐出一句话。

  ————“你来了。。。”

 

 六百多个日夜的疼痛煎熬,不知所措,午夜梦回的心生怨怼,最终被时间熬成浓浓的思念,最终化为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轻轻巧巧的从口中吐出。

  而这三个字对于佐助而言,分量却有千斤重,仿佛三根钉子,一个字一个字把他钉在了原地。

  佐助曾设想过千万种他们相见的场面——对方的夺路而逃,对方扑面而来的质问,或者对方的拳打脚踢,对方的抱怨责怪。。。却没想到,他们的久别重逢是这样的。。。这样的平静。

  没有轰轰烈烈的情节,倒好像。。出差的老友顺路经过,随便进来打声招呼,接着他们就可以勾肩搭背的找地方喝酒了一样。

  佐助松出一口气,人没跑就好,人还在就好。

  他最终平和下来,呼吸都轻松了起来。勾起嘴角连眼睛都微微笑弯了,一直无法放下的心放回了肚子里——“嗯,我来了,你。。。久等了。”

  说完,目光灼灼的伸出手出想要触碰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

  而鸣人却出人意料的突然拍开了佐助的手,猛地跑开。

  佐助一下子懵了。

  而那个意外性第一的人跑开两步才想起来似乎自己一言不发的就跑不大好,转过身一边倒着跑一边把两只手圈成个扩音器对懵着的佐助喊道——

  “佐助你等一下,我拿点东西马上就好!千万不要再先走!”——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还有好多事先跟你一起做,所以请你也先等一等我吧。

  佐助才反应过来,低声笑了一下,欢喜的快要溢出来,也把手圈成个扩音器。

——“嗯!白痴!”

  一阵鸡飞狗跳的捣腾,然而过程都不重要。

  结果是鸣人背了个背包冲回来,急吼吼的把自己的手塞到佐助手里——“我们走吧。佐助”

  而佐助笑着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的与鸣人交叠,把两人交握的手改成手心贴手心的十指紧扣。

 “嗯。我们走吧。”

    .....

    ......

   ......

    ....

    ....

   ....

     ....

                  冒充分割线                     

  水月大半夜的又被敲门声惊醒了。

  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穿着睡衣拖了个布娃娃,面无表情的跟个人偶娃娃一样站在门口。

  月光照的他的脸惨白惨白的,差点没把水月三魂七魄吓跑一半————“哎哟喂我的娃娃啊呸,我的面麻小祖宗,你怎么又跑我这来了。”

  面麻小朋友一脸淡定的指了指隔壁自己家 ——“ 粑粑和父亲又打起来了,吵得我睡不着。”

  水月一脸了解,默默的把面麻牵了回家。

  什么?你问他为什么不去劝架?呵呵。小面麻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天真的以为是鸣人和佐助真的打起来了。急忙跑去隔壁撸起袖子准备拉架。结果一进门听到的是。。。

  妈蛋还是不要想了,水月捂着脑袋表示单身狗收到一万点暴击。

  第二天,佐助轻车熟路的走进水月家。——“水月,我儿子呢。”

  水月端着给面麻准备的早饭出来“还在睡。”随后无意中瞟了一眼只穿了个家居背心的佐助,差点想戳瞎自己——“佐助。。麻烦你出门稍微多穿点,你看你这。。。”

  水月打量了一下从锁骨一直蔓延到脖颈后的吻痕,一时居然红了老脸。——“鸣人挺热情啊。。当初还怕他跑呢。。”随后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佐助。。你去找鸣人前一天说的‘不过’。到底是什么啊?”

  佐助漫不经心的走进卧室,抱回了熟睡的小面麻,顺走了水月刚做好的早饭。

  ————“不过什么?” 

  不过他要跑,我再追,再要跑,再追罢了。

  反正,我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So we beat on,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我们继续奋力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直至回到往昔岁月。

   END

评论(2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