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故人

 
  灵感来源于鬼怪

  ooc是我

  预告





  “姓名:松间鹤子,壬戌年,丙辰时生,是你本人,对吗。”金发的青年带着温暖的笑容,礼貌的询问站在病房外一脸迷茫的老妇人。

  “是。。是的。”

“那么,请您跟我走吧,我带您去您该去的地方。”金发青年依然保持着温和的笑脸,那笑脸仔细看看还有那么一丝傻气,他不急不慢的,也不催促,等待着老妇人的回应。

  老妇人看看青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变年轻的双手,又抬头静静的看着病房里那个已经没有呼吸的“自己”,最终了然的笑了一笑,拢了拢鬓边的发丝,回头对着金发青年招呼

  “那么,我们走吧,请您带路。”

  引渡亡者前往冥界的审判,再由审判者根据其平生善恶判别亡者的下一世该去轮回六道的哪一道。担任这一工作的特殊灵体被称为鬼使,包括负责审判的审判者。他们既不是人,也不是亡灵,相对来说,他们有接近半神的能力,但又被冥界的种种条例约束。据说,是因为他们生前犯了大错,为了赎罪,被抹去除姓名以外的所有记忆,留在冥界,超度亡者。

  鸣人成为鬼使,已经快两百年了。

但他依旧不习惯这份工作,离别对于他来说还是太过残酷。因此他经常心软接受一些亡者的请求,比如多给几天的日期让亡者再去看看亲人什么的,再或者就是用自己的能力去完成亡者的心愿什么的。所以他总是受罚。

  彼时他引渡完那位老妇人,垂头丧气的回到审判者的茶屋,拿起审判笔开始涂鸦,一面涂鸦一面嘟囔

  “。。神为什么不再多给鹤子奶奶一点时间呢,她孙女还等着奶奶去学校看她的表演呢。多给一两天又不会怎么样。。神可真是有够小气的我说。。是吧佐助,佐助?”

   “嗯。”被呼唤的黑发青年整个隐没在冥界的黑袍之下,随意的答应一声不靠谱的鬼使,并收回被鬼使随意把玩的审判笔。本来不想再多说什么的他瞄一眼沮丧的鬼使鸣人,叹口气,还是开口安慰道

  “那位老太太,下辈子入的大富大贵的道,满意了吧。”

      鸣人抬起头,笑的见牙不见眼,无视审判者明显不想搭理他的表情,再一次元气满满的放开了嗓门,扯着佐助说一些冥界有的没的琐事。

    正经的审判者扯着脸皮,解开黑袍,好像没在听,却倒了两杯茶,晾凉了递给聒噪的鬼使。

  佐助作为审判者和这个不靠谱的鬼使搭档已经快一百多年了,鸣人之前的搭档嫌弃他总找麻烦,脑袋又一根筋,总是影响工作。把他丢给自己,至今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佐助从一开始的嫌弃,不屑,无可奈何,到后来的相知,理解。这期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

  不论是在已经亡故的冥界,还是被遗忘的生前,鸣人和佐助之间的羁绊,从来都没有断过呢。






  大家可以猜一猜,发挥一下两个人是因为什么而成为鬼使和审判者呢~其实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想好啦....(闭嘴)
  小小的剧透一下大概是复仇和自杀(笑

【佐鸣】胡不归(将军×帝王)


   
    少年将军×年轻帝王
  
    下克上

    式微,式微!胡不归?——《诗经·邶风·式微》

    天黑啦,天黑啦!佐助你怎么还不回来?
 
   

 
  寒光朔朔,佐助端坐在一匹通身漆黑额头上却有个白色闪电的宝马上,冰凉的铁甲映衬着这位少年将军坚毅锐利的目光。

  
  通讯兵疾速跑来,恭敬的在马前跪下

“报——,全军装备完毕,将军请指示!”

 
  佐助扯了扯缰绳,宝马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打了个浑厚的响鼻,和他的主人一样骄傲而沉稳,因为绝对强大的力量,让人不自觉的产生心生敬佩。并自然而然的,出于一种对强者的尊重和畏惧,表现出一种臣服感。这是每个人在面对强者时无法抑制的本能。

  “五万敌军在前,我军三万,以少敌多,本将军在此立下军令——”

  佐助沉重而极有威严的环视了一圈这群从鲜血里杀出来的精锐部队,被这如鹰般锐利的眼神扫过的,即使是杀神一样的铁血将士也不由的肃立起来

  “斩获敌军人头者,论个行赏;活见人,死见尸,敢给我当逃兵的,以通敌罪诛杀全家!”

  “属下遵命——”将士们的嘶吼响彻天际。

        “杀阿——”

        “杀阿——”  

     少年将军一马当先,宛如一柄利剑,把乌压压包围过来的敌军撕出一个豁口,势不可挡。

         虽千万人,为你,吾往矣。

         ........

         ........

         ........

  (省略号代表激烈的战斗场面)

   

    捷报——将军深入敌营,斩匪首于城门。

     将军,重伤。

    

  首辅鹿丸尽量不急不缓的吐出写在密报上的最后四个字。然而再怎么平缓的语气,也无法降低这个消息对年轻帝王哪怕丝毫的影响。

   鹿丸明显的看到鸣人的原本流畅的笔势顿住了,再往上看才发现年轻帝王的呼吸都屏住了。鹿丸忙不迭跑上去
  “——来人叫太医,鸣人,快呼吸!快呼吸!”一向沉着冷静的首辅,吓得连帝王都名讳都直呼了出来。

  因为他深知,在佐助的事情上,鸣人是无法自控的,即使是呼吸。

  
  手忙脚乱的缓了好一会,呼啦啦的医生和助手被吓得来了一大堆,鸣人渐渐恢复了脸色。带着还未完全平复的沉重喘息,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去战场”

    急得连自称都忘记了的年轻帝王眉头紧锁,说完这一句以后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垂着头,压着嘴角,曾经年轻浮躁的他如今却沉静下来,像是经过打磨的璞玉,终于露出了他原本的光泽。

   鹿丸压下了原本要说的话,因为有些话,于理,他作为国家的首辅必须说,但于情,他作为一个见证了一切的人,他不想说。

   鸣人捡起了散落的文件,强迫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审阅,连指节都因为过分用力而微微泛白。

  “鹿丸。”鸣人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要是现在走了,我们前期做的努力就白费了,对吧。”他尽力咧开一个傻气的笑容。恍惚间鹿丸还以为看见了以前那个,不管不顾的鸣人。

   

    tbc

   我知道很短啦........但是想发出来看看大家喜欢看我就写......

 

 

【佐鸣】【高干】

  大概是竹马竹马的高干文??

  警警或部队吧?

  缘更系列,题目未定

  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orz

  “佐助就是个大混嗝。。蛋,你说。。。嗝。。对不对。。。”鸣人醉的连眼睛都睁不开,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对对对,你说的对”

  第六特别行动组组员犬冢牙一脑门黑线,听着自家上司叽里呱啦的骂了另一个上司一整个晚上。而自家上司滔滔不绝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胡说!!!嗝,本大爷才不是下面那个呢!!!”

  “是是是,佐助才是下面的。”

  牙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居然陪着组长闹。终于伟大的牙同志决定遏制事态往不可控的恶俗方向发展,也是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夫夫)生活的和谐。果断把不省人事的鸣人组长扔到了佐助的家门口。t

  ——六组行为准则第370条,鸣人组长发疯不可控的时候,切记不能擅自行动,一切交给佐助组长就好。

  嗯!我今天也是个遵守准则的好组员呢。牙同志为自己点了个赞。

  当然他们都选择性的不去看第二天鸣人组长奇怪的走路姿势,并决定忽视自家组长春意盎然的目光。。

  就在牙愉快的给自己点赞并跑路的同时。佐助的公寓里——锅上咕咚咕咚的炖着浓浓的蜂蜜水,鸣人刚被洗去一身秽物,脑袋上还湿漉漉的顶着块浴巾,迷迷糊糊的盘腿坐在那块他和佐助挑了很久的地毯上。

  在恋人的照顾下正昏昏欲睡,却仍努力睁圆了眼睛,以一副对待敌人的严正姿态开口。

  “佐助”——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六组组长漩涡鸣人深情而不容置疑的说到“你要是再这样独自一个人去做危险任务,我就嗝。。我就。把你打断手脚绑在我身边了!”

  “.......”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阿我说你这混蛋!“

  “........”

  但是显然另一方面,被告人没有任何自觉——

  “好的鸣人组长,现在你可以放开我的小恐龙了吗?“

  原告人迷茫的看了一眼自己抱着控诉到现在的对象

  “咦,佐助你什..嗝.么时候长尾巴了啊我说。”

  佐助轻叹一声,扯出鸣人一直抱在怀里并被他当成是自己的小恐龙。安抚的把他按在自己怀里。

  自从五年前任务出了意外,自己受重伤秘密被送去基地治疗三年后,鸣人就得了一种佐助离开自己视线三分钟就会过呼吸的病,意识不清醒时除外。

  幸也不幸,也是这件事让鸣人认清了自己的感情,自己也终于如愿以偿的上了本垒,不用再心酸的收好人卡了。

    佐助又叹了一声。

佐助是高干家庭出身,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家里有一群日天日地的家长,记忆里再没有比那天更美好的阳光了,佐助蹲在大门口,一板正经的思考着今天应该去哪家蹭番茄吃,此时家里的贤二叔咋咋呼呼的跑回来嚷嚷着好消息好消息江南(呸)......

  佐助心说我信你有个鬼,天天见的好消息不是他家相好的今天对他笑了就是他家相好的今天没遛狗溜他了,连一直严肃的佐助他爸富岳都对他甚是无语。

  佐助今天也不是很想搭理他,而他家贤二叔明显不打算放过他,直勾勾的冲过来拉起他就跑。

  “千手家给你抱来个小童养媳阿快跟我去看阿傻助!”

“!”

【佐鸣】婚礼与葬礼

  

鸣宝的生贺,精分产物。悄咪的躲在标本后面打的(闭嘴

  柔软洁白的绸布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洁白的不知名小花被摆成好看的形状。庄严圣洁。

  .........

“这里这里,这个甜品台里要用三色丸子哦我说 ,这是我大伯哥最喜欢的了”

.........

“果盘当然要用番茄当主菜阿我说”

  鸣人奔来奔去,忙的脚不点地,却坚持不用影分身,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一定要事事亲力亲为

  鹿丸终于确认完了宾客名单,不住的抱怨“麻烦死了麻烦死了”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而抬头看见鸣人一脸笑意遮都遮不住的样子,也终于掩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

  心说等他和手鞠的婚礼,一定要狠狠的使唤这两个不要脸的。

  然后又严谨的再次确认了一遍。鸣人和佐助的婚礼,可不要出错了。毕竟是两个人经历了很多才终于决定的。

  其实当时佐助说过,两个人在一起,不用婚礼也没什么。而鸣人坚持要办,说因为太喜欢佐助了,不办一次婚礼对不起自己。佐助还吐槽说吊车尾你这什么逻辑。

  其实佐助是担心,与自己大张旗鼓的结婚会对鸣人的火影威望有所影响。但鸣人坚持如此。

  嗯,因为太喜欢你了,你的任何小脾气小任性,我都愿意纵容。佐助心想。

  洁白的绸布,洁白的清新小花,佐助走近会场,自热而然的揽住了那个忙碌的人的肩膀。

“白痴,没必要为我考虑那么多,照你自己的喜好来 就好。”

  鸣人愣了一愣,忽而低下头笑了。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他的佐助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细腻的人啊。虽然好像婚礼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忙来忙去,但其实啊,大部分的事情,佐助都已经悄咪咪的准备好了。

  鸣人反身回望佐助,毫不顾忌的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热吻,心里的满满的好像要溢出来,终于,佐助和他可以完完全全的站在阳光下,有祝福有鲜花.......

  美好的不像话.......

  

  滴答————

  滴答————

  冰冷的液体顺着针管流进自己的体内,生理性的引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鸣人仰面躺在病床上,蔚蓝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他为什么躺在这呢,他明明不是......在筹备和佐助的婚礼吗....

  鸣人茫然的睁大眼睛回想了一下。噢,对了。

  ——没有婚礼,洁白的绸布...洁白的小花..

  .....这些....都是在佐助的葬礼上。

  佐助去世了,由于火之国实力的日渐强大引发其余忍村的不满。

  在与其他忍村联军的战斗中,佐助耗尽最后一丝查克拉,用轮回生天救了奄奄一息的自己和自己守护的木叶....

  无辜的眨了眨眼

  ——对不起啊佐助,我好像...没能遵守好自己说要成为你归宿的诺言呢...

  鸣人泣不成声,任由豆大的泪水划过脸颊

  ——对不起啊佐助,说好的想要和你成为一辈子的羁绊

  ——对不起啊佐助,没想到一辈子这么短

  悲泣声连门外的鹿丸都无法维持冷静的表面。

  ——对不起啊佐助,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啊。

  思绪渐渐沉沦,仿佛被深渊吞没。无法救赎。

 “鸣人,鸣人。”

  宇智波佐助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快要被揪破的睡衣衣领。又不忍心下重手弄醒这个正在自己身上胡乱拉扯的恋人。

“鸣人,鸣人”

  于是宇智波佐助一遍遍叫着恋人的名字。

  慌乱的恋人终于睁开眼睛,迷茫的,含着泪的。定定的看了一会佐助清秀好看的脸,忽然猛的把他扑倒在柔软的枕头上。

  ——“佐助助助助助!!!我刚刚梦到我们的婚礼!!

  ——然后变成了你的葬礼阿太可怕了啊我说!!呜!!!”

  佐助无奈的感受着自己的肩膀温热一片——“白痴,多大人了还因为做噩梦吓成这样。” 然后温柔的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恋人抽噎的后背。

  安抚了一会又不禁觉得好笑,于是咬着恋人的耳朵往里面呼呼的吹着热气——“吊车尾的,先别哭了,今天可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

  ——你不觉得把这么美好的早晨花费在回顾噩梦上很不值得吗,嗯?”

  今天挑着眉毛坏笑的宇智波佐助也是教科书般的口嫌体正直呢。

【佐鸣】军官

 

近期军训,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_→→_→



1.教官×教官
 
   场景一—— 
 
  佐助:“你们教官身体不适,今天你们班由我来带。”(一本正经)
 

  宿舍里的鸣人:......萨...斯gay.....(躺在床上尔康手)

   场景二——
  
  训练中,鸣人教官突然很饿

  鸣人:“立正,稍息。”
 
  四下偷瞄,发现目标!一个眼神锁定,——“佐助助助助助助助~”

 
  佐助:........

  叹气:“今天你们班由我来带。”(你们教官的屁股也由我承包)。

 
  2.训导员×教官

  鸣人教官脸红着磕磕巴巴的说着开场白——“内个。。接下来的日子由我负责你们的训练。嗯。。我会好好教你们哒。。我从前可是我们班里训练成绩最好的呢我说”学生笑着说不信。
 
  哄笑中鸣人教官脸更红了。

  训导员佐助巡视到鸣人教官训练的连队,装作不经意的瞟着因为紧张而语无伦次的鸣人。
 
  想了想还是正经了神色朗声对吵闹的学生说——“嗯,是的,你们教官当时训练的特,别,好。”
  训导员佐助高冷严肃,唬的学生都一愣一愣的。 “所以你们都要听他的话”
   鸣人教官乐呵呵的摸着自己后脑勺,但当训导员伏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以后,他立马变了脸色
  
  ——佐助拿手不轻不重的捏捏鸣人挺翘的屁股
“今晚到床上好好谢我。”


  3.学生负责人×教官

  佐助万万没想到作为新生的第一天,他就进了医务室。
  这也就算了,他是送人来的。
  送同学来医务室也就算了,但是送教官来算是个什么事?!
  从小到大的优等生佐助,没这么迷茫过。
  望着躺在病床还一直扒拉着他大腿的教官鸣人,佐助无比希望躺在这的是他自己。
  鸣人好不自知自己被嫌弃,仍然瞪着蓝眼睛,做作欠打的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同学!你就让我躺一会就好了!不要告诉别的教官!我会被嘲笑的!”
   佐助无语——嗯,确实,一个教官,撞到树上撞晕了。还是为了看自己才撞到树的。
  
  他也确实说不出口。
  鸣人(都怪佐助太好看了啦我说,哎,佐助你慢。。唔唔。。)

  4.学生×教官
  鸣人发誓,他对佐助教官没有什么不好的幻想!真的!
   军装下的翘臀,扣到顶的纽扣什么的,他才没有偷瞄呢!
    【哎哎,教官你带我去小树林干嘛?!哎?!】

 
  粗略的存点脑洞,医学生课表满,写不写什么的。。。随缘吧
    

【佐鸣】 未定 (帝王佐×将军鸣)

     

《   序章   》

  
人物设定:
富岳爸爸年号——盛武
鼬神年号——靖元
佐助年号——明熹
止水——王爷,与鼬生死与共
鸣人——将门出身,父母死在战场上,皇帝怜悯让他进宫当佐助的伴读,佐助登基后成为贴身侍卫,后封骁骑大将军。
带土,卡卡西分别为首辅,就是左相和右相
带土为左相,卡卡西为右相(出场未定)
大蛇丸——大祭司,精通各种秘术权术

   背景设定:
设定鼬15岁登基17岁(原作第一部)遭追杀下落生死不明,年轻无子。中途回归,默默观望佐助。
年幼的佐助(第一部12岁的样子)被推上位 。

以上
我瞎编的。

以下
还是瞎编的。

   

   史书记载
   神武三十六年,富岳大帝薨。
   皇长子鼬继位,改年号靖元。
   靖元元年,鼬皇颁布新法,对内怀柔——轻徭役,减赋税,开凿运河,大兴科举,注重养民。对外休战调和,修养生息。人民百姓安居乐业。
    靖元二年春,鼬帝狩猎。期间突遭暗袭,止水王爷舍身护驾,未料敌暗我明,二人中奸计双双坠崖。
    皇家军队搜救无果,亦未见尸首。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鼬皇无子,皇太弟佐助继位,纪年明熹元年。
    佐帝时年十岁有二,朝堂混乱,大祭司以帝年幼无知为由摄政,把持朝政,架空皇权。唯少年伴读鸣人不离左右,忠心耿耿。
    明熹三年,佐帝提拔新人,联系鼬皇旧部夺回政权。封伴读鸣人二品御前侍卫。
    明熹四年,敌国入境,战况紧急。封侍卫鸣人为一品大将军出征迎敌。首战告捷。
    明熹六年,敌我双方进入持久拉锯战。鸣人将军被暗箭重伤。帝大怒,御驾亲征。
    明熹八年,敌军溃散,我方大捷。
    同年,言官文臣联名上书请求佐帝恢复选秀制度,为皇家开枝散叶。
    佐帝驳回。
    明熹九年,朝臣再次联名上书,佐帝驳回。再上书,帝怒斥。
    明熹十年,帝大婚。迎娶大将军鸣人。举国哗然。言官死谏,帝驳回。
    明熹十二年,鸣人大将军由乡野带回一子,极肖佐帝。帝喜,赐国姓,封太子。
    众臣死谏,帝驳回。为服众,当廷验亲,确为皇家血脉。
    明熹二十七年,佐帝让位太子。携大将军归隐。
    其在位期间,除未开后宫,未立皇后为百官诟病。于政事,勇于改革 ,任人唯贤,乡野村民均敢议事。于外交,手段强硬,威慑四方,鸣人大将军骁勇善战,名声赫赫,敌不敢来犯。
   
   史称,太明盛世。

  

   这大概算个瞎写的梗概。正文文风未定,人物也可能会改动。。。。题目未定。。。这个结合了古文所以看起来有点奇怪所以我正文不打算这么写。_(: 3 」∠)_

记个梗

帝王佐×将军鸣

朋友们你们说怎么样?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热辣番外)

  

   一个拉住手刹的清晨日常片段以及一个羞耻的阴暗小弄堂+随着音乐节奏的趣味play   (臭不要脸) 

    

   以下:

  清晨的微光透过雪白的窗帘,轻柔的撒在略微有些凌乱的大床上。

  鸣人从佐助的臂弯里抬起头,睡的迷迷糊糊的他略微迷茫的看了眼身旁他的爱人。

  ——佐助是好看的,鸣人向来知道,长长的细密睫毛在晨光的照射下在眼底投下一片旖旎的阴影,皮肤白皙的犹如新剥的鸡蛋,细密柔软的绒毛泛着淡金色的微光,小巧的鼻子微微抽动表明这张好看的脸的主人正在安稳的沉睡,大概是在做什么好梦,薄薄嘴角正微微翘起。整个人都笼罩在安稳平和的气氛里。

  鸣人盯了一会,撅着嘴伸长脖子在他嘴角辗转下一个早安吻。

  随后轻轻拿开对方搭在自己腰间的手 ,悄悄从爱人的怀抱里起身,伸着懒腰走进浴室洗漱。

  刚开始刷牙嘴里还含了一口泡沫,后背就贴上了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鸣人习以为常的继续刷牙,任凭晨起慵懒的爱人把下巴搁在自己肩膀上,一副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长手从自己胳肢窝下伸过来,捞起自己刚刚用过的牙杯漱口。

  鸣人早前对此进行过抗议,表示共用一个牙杯牙刷什么的不卫生。然后就被爱人一个绵长的湿吻堵住了嘴。

  爱人面无表情的表示你人都是我的,一个杯子还分什么你我。

  鸣人只来得及吐出一句“无赖。”就被强硬的按在浴缸边上来了个浴室play。

  而此刻的鸣人已经习惯成自然的刷完牙,刚准备转身去换衣服,退后一步却立刻感到腰眼上被一根炽热的坚挺顶到了。

  鸣人 :“........!!!!”

  而那根坚硬的主人正用一脸事不关己的无辜模样看着自己,随后亲昵的在他臀缝处摩擦了几下。不满的收紧臂膀把鸣人勒进怀里,灼热的呼吸喷在他耳后——“鸣人,你负责。。。”

  鸣人:“哎哎,佐助你最近是怎么了啊我说,怎么抱一抱就硬了啊是不是最近上火。。。唔唔。。”

  佐助并不回答,一个火辣的吻下去立刻让鸣人没了音,随后拉过鸣人转身往客厅的沙发走去

   ——“嗯,浴缸不好,太硬了。”

   鸣人:“???。。。唔唔。唔。。”

  

   黑眼圈红毛我爱罗表示拒绝

  佐助:拒绝无效,憋着。

  鸣人:唔~~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10)

  

  鸣人时隔两年再一次见到佐助的时候。

  真的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周遭的声音都好像慢慢远去,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感觉不到。好像相机的自动对焦,只需仅仅一眼,鸣人的目光就胶着到了门口那个穿着黑色羊绒衫的佐助身上。一瞬间血液仿佛倒流,鸣人连手都是凉的。

 

  鸣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佐助面前的,等到手心有点回暖,他才发现佐助就在自己面前,是真实的,在自己的面前。不是假的。不是梦。

  鸣人终于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他想问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你有没有受伤,你这两年去了哪里,你当时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会有警察,你有危险吗。还有。。你是不是也打算。。丢下我。。。。

  千言万语一下子哽在喉头,在舌尖转了转。最终鸣人用尽力气般叹了口气,连肩膀也垮下来,无奈的妥协的,吐出一句话。

  ————“你来了。。。”

 

 六百多个日夜的疼痛煎熬,不知所措,午夜梦回的心生怨怼,最终被时间熬成浓浓的思念,最终化为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轻轻巧巧的从口中吐出。

  而这三个字对于佐助而言,分量却有千斤重,仿佛三根钉子,一个字一个字把他钉在了原地。

  佐助曾设想过千万种他们相见的场面——对方的夺路而逃,对方扑面而来的质问,或者对方的拳打脚踢,对方的抱怨责怪。。。却没想到,他们的久别重逢是这样的。。。这样的平静。

  没有轰轰烈烈的情节,倒好像。。出差的老友顺路经过,随便进来打声招呼,接着他们就可以勾肩搭背的找地方喝酒了一样。

  佐助松出一口气,人没跑就好,人还在就好。

  他最终平和下来,呼吸都轻松了起来。勾起嘴角连眼睛都微微笑弯了,一直无法放下的心放回了肚子里——“嗯,我来了,你。。。久等了。”

  说完,目光灼灼的伸出手出想要触碰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

  而鸣人却出人意料的突然拍开了佐助的手,猛地跑开。

  佐助一下子懵了。

  而那个意外性第一的人跑开两步才想起来似乎自己一言不发的就跑不大好,转过身一边倒着跑一边把两只手圈成个扩音器对懵着的佐助喊道——

  “佐助你等一下,我拿点东西马上就好!千万不要再先走!”——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还有好多事先跟你一起做,所以请你也先等一等我吧。

  佐助才反应过来,低声笑了一下,欢喜的快要溢出来,也把手圈成个扩音器。

——“嗯!白痴!”

  一阵鸡飞狗跳的捣腾,然而过程都不重要。

  结果是鸣人背了个背包冲回来,急吼吼的把自己的手塞到佐助手里——“我们走吧。佐助”

  而佐助笑着把自己的手指一根根的与鸣人交叠,把两人交握的手改成手心贴手心的十指紧扣。

 “嗯。我们走吧。”

    .....

    ......

   ......

    ....

    ....

   ....

     ....

                  冒充分割线                     

  水月大半夜的又被敲门声惊醒了。

  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穿着睡衣拖了个布娃娃,面无表情的跟个人偶娃娃一样站在门口。

  月光照的他的脸惨白惨白的,差点没把水月三魂七魄吓跑一半————“哎哟喂我的娃娃啊呸,我的面麻小祖宗,你怎么又跑我这来了。”

  面麻小朋友一脸淡定的指了指隔壁自己家 ——“ 粑粑和父亲又打起来了,吵得我睡不着。”

  水月一脸了解,默默的把面麻牵了回家。

  什么?你问他为什么不去劝架?呵呵。小面麻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天真的以为是鸣人和佐助真的打起来了。急忙跑去隔壁撸起袖子准备拉架。结果一进门听到的是。。。

  妈蛋还是不要想了,水月捂着脑袋表示单身狗收到一万点暴击。

  第二天,佐助轻车熟路的走进水月家。——“水月,我儿子呢。”

  水月端着给面麻准备的早饭出来“还在睡。”随后无意中瞟了一眼只穿了个家居背心的佐助,差点想戳瞎自己——“佐助。。麻烦你出门稍微多穿点,你看你这。。。”

  水月打量了一下从锁骨一直蔓延到脖颈后的吻痕,一时居然红了老脸。——“鸣人挺热情啊。。当初还怕他跑呢。。”随后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佐助。。你去找鸣人前一天说的‘不过’。到底是什么啊?”

  佐助漫不经心的走进卧室,抱回了熟睡的小面麻,顺走了水月刚做好的早饭。

  ————“不过什么?” 

  不过他要跑,我再追,再要跑,再追罢了。

  反正,我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So we beat on,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我们继续奋力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直至回到往昔岁月。

   END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9)

 依旧未完。。还以为今天能完结,但多加了些水月的戏份,当然水月宝宝是助攻啦orz

 以下:

 

 
  
   雨哗啦哗啦的落下来,沉闷的空气一下子被冲刷干净,空气湿润润的带着凉意,水月纵然很享受下雨天,但要是那家伙的番茄盆栽被淋死了的话。。

   

  “ 啊,终于搬完了。”

  水月把佐助晾在院子里的番茄苗一盆盆搬进来,而后筋疲力尽的坐在廊前的地板上,赤着脚打着水花自己玩。

  天色渐暗,盯着连绵的雨,水月的思绪慢慢在雨幕中飘远,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

  “去准备一部二手手机,从黑市买,要带号码的那种。”

  水月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爬起来。半夜接到佐助的急电,还被吩咐了这么一个莫名奇妙的任务。

  “ 佐助自己不是有手机嘛 ”嘴上犯着嘀咕,但长久以来的习惯已经促使他起身执行佐助的吩咐。

  联系黑市,买到一部手机不是难事,但拿到手机也已经快接近清晨了。

  水月叼着烟,噼噼啪啪打下一串文字 “东西到了,送到哪儿?”

  叮——————

  “送到老公寓楼下,给你半个小时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

  打下这一行字,佐助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为了不打扰鸣人他习惯性的把手机屏幕亮度调到最低,随后自嘲似的笑了笑。

  低下头看了看熟睡的鸣人,最终拿出一瓶小小的喷雾,往鸣人鼻尖下轻轻喷了两下。

  鸣人咕哝了一句就沉入了更深的梦境。佐助俯下身去听他的梦呓,久久的停留在鸣人的颈侧,然后伸出手温柔的搂住青年消瘦的肩膀。

  一向在两人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佐助,此刻却犹如困兽一般把脸埋在鸣人的肩窝,呼吸缠绵。

  ———沉默良久,他才以一种低的不能再低声音在鸣人耳边说出三个字。

  ———“你等我”

  紧接着利落的起身,擦去指纹,抱开鸣人换床单被褥,打扫清理。像曾经所做过的那样,销毁一切他停留过的痕迹,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一闪而过的脆弱不复存在 。

  身后鸣人呼吸平稳,浑然不觉。

  佐助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就再也挪不开脚了。

  下楼的时候他还在想——嘁,真是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这么矫情的时候。。不过有了羁绊和软肋的感觉。。居然。。还不错。。

  水月虽然疑惑,但还是收拾好东西开着车门在楼下等佐助。

  看着佐助一身清冷的下来,他迎上去问道“佐助。。你还是把他解决了是吗?所以现在我们该走了?”

  佐助瞟他一眼 “ 让你准备的手机呢?拿来。”

  水月迟疑着递给他,实在拿不准他要干嘛。他看着佐助接过手机,毫不犹豫的在数字键盘上按下三个号码。那显示出的数字,赫然是——110。

  水月惊愕的一把夺过手机—— “ 佐助你疯啦,报警干嘛!”

  被打断的佐助明显很不耐烦。

  “我没杀他,我打算。。。放了他。”

  水月在听到佐助说没杀他的时候就惊的睁大了眼睛,当听到佐助还打算放了他的时候连嘴巴都张大了。

  而此时佐助已经在水月白痴的表情下拨通了号码——“喂,警察吗,这里有人被非法监禁了。。对。。没看到嫌疑人,在。。。。。”

  随后拆开手机,拔出手机卡掰折了扔进车载垃圾桶。

  到底跟了佐助很长时间,水月到底反应了过来。但等反射弧过长的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坐在开往机场的佐助车上了——“等等佐助。。。你放了他就放了他,你报警干嘛?”

  佐助专心的开着车,说话的时候却微微舒展了眉头

  “我想让他做个选择,看当他面前不止只有跟着我这一个选项的时候,他还会不会跟我走。”

  “没人会再愿意和伤害了自己的人在一起的吧。。”水月小声嘟囔着,又提高了音量问他——“哎哎,那你也不用报警吧。直接让他走不久好了。。”

  “因为我还想,下一次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对于他来说,可以不再是以一个绑匪的身份。”

  ——而是一个可以在阳光下可以和他并肩的身份。

  水月再一次惊讶了

  ——就为了打消那个人心里的,对于他的阴影吗。。然后以一个全新的身份面对他吗。。。佐助他。。。。

  悉悉索索的人声把水月的思绪拉回现在,佐助抱着单反相机回来,随后一头扎进了暗房。

  两年前佐助报警后不久,就派了人手安插到鸣人附近,随时向佐助汇报鸣人的动向。。。当然包括鸣人不愿向警察吐露半个关于嫌疑人的字,也包括鸣人的袭警和与一般受害人反常的行为。。

  水月和佐助回到这里以后,佐助就总是抱着单反出门,然后在暗房里泡一整天。

  水月溜进去看过,照片里,全是那抹金黄。

  ——架着腿在拉面店里吃拉面的鸣人,在便利店里打工的鸣人,带着一帮孩子胡闹的鸣人,因为莽撞撞到了人正在道歉的鸣人。。。。全都是鸣人。

  这回水月跟进了佐助的暗房,水月抱着胳膊,终于问出了那个他两年前的就像问的问题。

  ——“佐助你。。是不是喜欢他?”      废话(闭嘴)  

  佐助不屑一顾,冲洗照片的动作停都没停,但从他嫌弃的犹如在看智障的表情以及这段日子的痴汉行径,水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佐助的答案————“废话”

  水月其实有点受打击,那个从前和地狱里爬出来的佐助其实很难让他和现在这个虽然依旧冷漠但生机勃勃的佐助联系在一起。

  但那个傲娇和别扭劲头倒是一点都没变,水月狡黠的笑了笑。

  “那你怎么不去找他?别是不敢把?不会吧佐助,你难道怕他见了你跑吗哈哈”

  水月的笑声很快在佐助的注视下变成了干笑。。。嘴角抽搐了几下——“哈。。。哈哈佐助我跟你开玩————”这个笑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佐助打断了。。。

  ——“是。”佐助已经停止了手头洗照片的动作,拿起被木夹夹在眼前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鸣人笑着的侧影。“我确实怕他见了我就跑。。。不过。”

水月被隐在暗房昏暗灯光下的佐助的表情吓的吞了口口水

“不过?什么。。。”

佐助倏然笑了下,略有些瘆人,随后无所谓的摊手

“没什么,我只是说,我确实该去找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