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胡不归(将军×帝王)


   
    少年将军×年轻帝王
  
    下克上

    式微,式微!胡不归?——《诗经·邶风·式微》

    天黑啦,天黑啦!佐助你怎么还不回来?
 
   

 
  寒光朔朔,佐助端坐在一匹通身漆黑额头上却有个白色闪电的宝马上,冰凉的铁甲映衬着这位少年将军坚毅锐利的目光。

  
  通讯兵疾速跑来,恭敬的在马前跪下

“报——,全军装备完毕,将军请指示!”

 
  佐助扯了扯缰绳,宝马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打了个浑厚的响鼻,和他的主人一样骄傲而沉稳,因为绝对强大的力量,让人不自觉的产生心生敬佩。并自然而然的,出于一种对强者的尊重和畏惧,表现出一种臣服感。这是每个人在面对强者时无法抑制的本能。

  “五万敌军在前,我军三万,以少敌多,本将军在此立下军令——”

  佐助沉重而极有威严的环视了一圈这群从鲜血里杀出来的精锐部队,被这如鹰般锐利的眼神扫过的,即使是杀神一样的铁血将士也不由的肃立起来

  “斩获敌军人头者,论个行赏;活见人,死见尸,敢给我当逃兵的,以通敌罪诛杀全家!”

  “属下遵命——”将士们的嘶吼响彻天际。

        “杀阿——”

        “杀阿——”  

     少年将军一马当先,宛如一柄利剑,把乌压压包围过来的敌军撕出一个豁口,势不可挡。

         虽千万人,为你,吾往矣。

         ........

         ........

         ........

  (省略号代表激烈的战斗场面)

   

    捷报——将军深入敌营,斩匪首于城门。

     将军,重伤。

    

  首辅鹿丸尽量不急不缓的吐出写在密报上的最后四个字。然而再怎么平缓的语气,也无法降低这个消息对年轻帝王哪怕丝毫的影响。

   鹿丸明显的看到鸣人的原本流畅的笔势顿住了,再往上看才发现年轻帝王的呼吸都屏住了。鹿丸忙不迭跑上去
  “——来人叫太医,鸣人,快呼吸!快呼吸!”一向沉着冷静的首辅,吓得连帝王都名讳都直呼了出来。

  因为他深知,在佐助的事情上,鸣人是无法自控的,即使是呼吸。

  
  手忙脚乱的缓了好一会,呼啦啦的医生和助手被吓得来了一大堆,鸣人渐渐恢复了脸色。带着还未完全平复的沉重喘息,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去战场”

    急得连自称都忘记了的年轻帝王眉头紧锁,说完这一句以后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垂着头,压着嘴角,曾经年轻浮躁的他如今却沉静下来,像是经过打磨的璞玉,终于露出了他原本的光泽。

   鹿丸压下了原本要说的话,因为有些话,于理,他作为国家的首辅必须说,但于情,他作为一个见证了一切的人,他不想说。

   鸣人捡起了散落的文件,强迫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审阅,连指节都因为过分用力而微微泛白。

  “鹿丸。”鸣人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要是现在走了,我们前期做的努力就白费了,对吧。”他尽力咧开一个傻气的笑容。恍惚间鹿丸还以为看见了以前那个,不管不顾的鸣人。

   

    tbc

   我知道很短啦........但是想发出来看看大家喜欢看我就写......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