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婚礼与葬礼

  

鸣宝的生贺,精分产物。悄咪的躲在标本后面打的(闭嘴

  柔软洁白的绸布随着微风轻轻摇曳,洁白的不知名小花被摆成好看的形状。庄严圣洁。

  .........

“这里这里,这个甜品台里要用三色丸子哦我说 ,这是我大伯哥最喜欢的了”

.........

“果盘当然要用番茄当主菜阿我说”

  鸣人奔来奔去,忙的脚不点地,却坚持不用影分身,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一定要事事亲力亲为

  鹿丸终于确认完了宾客名单,不住的抱怨“麻烦死了麻烦死了”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而抬头看见鸣人一脸笑意遮都遮不住的样子,也终于掩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

  心说等他和手鞠的婚礼,一定要狠狠的使唤这两个不要脸的。

  然后又严谨的再次确认了一遍。鸣人和佐助的婚礼,可不要出错了。毕竟是两个人经历了很多才终于决定的。

  其实当时佐助说过,两个人在一起,不用婚礼也没什么。而鸣人坚持要办,说因为太喜欢佐助了,不办一次婚礼对不起自己。佐助还吐槽说吊车尾你这什么逻辑。

  其实佐助是担心,与自己大张旗鼓的结婚会对鸣人的火影威望有所影响。但鸣人坚持如此。

  嗯,因为太喜欢你了,你的任何小脾气小任性,我都愿意纵容。佐助心想。

  洁白的绸布,洁白的清新小花,佐助走近会场,自热而然的揽住了那个忙碌的人的肩膀。

“白痴,没必要为我考虑那么多,照你自己的喜好来 就好。”

  鸣人愣了一愣,忽而低下头笑了。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他的佐助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细腻的人啊。虽然好像婚礼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忙来忙去,但其实啊,大部分的事情,佐助都已经悄咪咪的准备好了。

  鸣人反身回望佐助,毫不顾忌的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热吻,心里的满满的好像要溢出来,终于,佐助和他可以完完全全的站在阳光下,有祝福有鲜花.......

  美好的不像话.......

  

  滴答————

  滴答————

  冰冷的液体顺着针管流进自己的体内,生理性的引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鸣人仰面躺在病床上,蔚蓝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他为什么躺在这呢,他明明不是......在筹备和佐助的婚礼吗....

  鸣人茫然的睁大眼睛回想了一下。噢,对了。

  ——没有婚礼,洁白的绸布...洁白的小花..

  .....这些....都是在佐助的葬礼上。

  佐助去世了,由于火之国实力的日渐强大引发其余忍村的不满。

  在与其他忍村联军的战斗中,佐助耗尽最后一丝查克拉,用轮回生天救了奄奄一息的自己和自己守护的木叶....

  无辜的眨了眨眼

  ——对不起啊佐助,我好像...没能遵守好自己说要成为你归宿的诺言呢...

  鸣人泣不成声,任由豆大的泪水划过脸颊

  ——对不起啊佐助,说好的想要和你成为一辈子的羁绊

  ——对不起啊佐助,没想到一辈子这么短

  悲泣声连门外的鹿丸都无法维持冷静的表面。

  ——对不起啊佐助,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啊。

  思绪渐渐沉沦,仿佛被深渊吞没。无法救赎。

 “鸣人,鸣人。”

  宇智波佐助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快要被揪破的睡衣衣领。又不忍心下重手弄醒这个正在自己身上胡乱拉扯的恋人。

“鸣人,鸣人”

  于是宇智波佐助一遍遍叫着恋人的名字。

  慌乱的恋人终于睁开眼睛,迷茫的,含着泪的。定定的看了一会佐助清秀好看的脸,忽然猛的把他扑倒在柔软的枕头上。

  ——“佐助助助助助!!!我刚刚梦到我们的婚礼!!

  ——然后变成了你的葬礼阿太可怕了啊我说!!呜!!!”

  佐助无奈的感受着自己的肩膀温热一片——“白痴,多大人了还因为做噩梦吓成这样。” 然后温柔的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恋人抽噎的后背。

  安抚了一会又不禁觉得好笑,于是咬着恋人的耳朵往里面呼呼的吹着热气——“吊车尾的,先别哭了,今天可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

  ——你不觉得把这么美好的早晨花费在回顾噩梦上很不值得吗,嗯?”

  今天挑着眉毛坏笑的宇智波佐助也是教科书般的口嫌体正直呢。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