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9)

 依旧未完。。还以为今天能完结,但多加了些水月的戏份,当然水月宝宝是助攻啦orz

 以下:

 

 
  
   雨哗啦哗啦的落下来,沉闷的空气一下子被冲刷干净,空气湿润润的带着凉意,水月纵然很享受下雨天,但要是那家伙的番茄盆栽被淋死了的话。。

   

  “ 啊,终于搬完了。”

  水月把佐助晾在院子里的番茄苗一盆盆搬进来,而后筋疲力尽的坐在廊前的地板上,赤着脚打着水花自己玩。

  天色渐暗,盯着连绵的雨,水月的思绪慢慢在雨幕中飘远,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

  “去准备一部二手手机,从黑市买,要带号码的那种。”

  水月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爬起来。半夜接到佐助的急电,还被吩咐了这么一个莫名奇妙的任务。

  “ 佐助自己不是有手机嘛 ”嘴上犯着嘀咕,但长久以来的习惯已经促使他起身执行佐助的吩咐。

  联系黑市,买到一部手机不是难事,但拿到手机也已经快接近清晨了。

  水月叼着烟,噼噼啪啪打下一串文字 “东西到了,送到哪儿?”

  叮——————

  “送到老公寓楼下,给你半个小时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

  打下这一行字,佐助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为了不打扰鸣人他习惯性的把手机屏幕亮度调到最低,随后自嘲似的笑了笑。

  低下头看了看熟睡的鸣人,最终拿出一瓶小小的喷雾,往鸣人鼻尖下轻轻喷了两下。

  鸣人咕哝了一句就沉入了更深的梦境。佐助俯下身去听他的梦呓,久久的停留在鸣人的颈侧,然后伸出手温柔的搂住青年消瘦的肩膀。

  一向在两人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佐助,此刻却犹如困兽一般把脸埋在鸣人的肩窝,呼吸缠绵。

  ———沉默良久,他才以一种低的不能再低声音在鸣人耳边说出三个字。

  ———“你等我”

  紧接着利落的起身,擦去指纹,抱开鸣人换床单被褥,打扫清理。像曾经所做过的那样,销毁一切他停留过的痕迹,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一闪而过的脆弱不复存在 。

  身后鸣人呼吸平稳,浑然不觉。

  佐助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就再也挪不开脚了。

  下楼的时候他还在想——嘁,真是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这么矫情的时候。。不过有了羁绊和软肋的感觉。。居然。。还不错。。

  水月虽然疑惑,但还是收拾好东西开着车门在楼下等佐助。

  看着佐助一身清冷的下来,他迎上去问道“佐助。。你还是把他解决了是吗?所以现在我们该走了?”

  佐助瞟他一眼 “ 让你准备的手机呢?拿来。”

  水月迟疑着递给他,实在拿不准他要干嘛。他看着佐助接过手机,毫不犹豫的在数字键盘上按下三个号码。那显示出的数字,赫然是——110。

  水月惊愕的一把夺过手机—— “ 佐助你疯啦,报警干嘛!”

  被打断的佐助明显很不耐烦。

  “我没杀他,我打算。。。放了他。”

  水月在听到佐助说没杀他的时候就惊的睁大了眼睛,当听到佐助还打算放了他的时候连嘴巴都张大了。

  而此时佐助已经在水月白痴的表情下拨通了号码——“喂,警察吗,这里有人被非法监禁了。。对。。没看到嫌疑人,在。。。。。”

  随后拆开手机,拔出手机卡掰折了扔进车载垃圾桶。

  到底跟了佐助很长时间,水月到底反应了过来。但等反射弧过长的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坐在开往机场的佐助车上了——“等等佐助。。。你放了他就放了他,你报警干嘛?”

  佐助专心的开着车,说话的时候却微微舒展了眉头

  “我想让他做个选择,看当他面前不止只有跟着我这一个选项的时候,他还会不会跟我走。”

  “没人会再愿意和伤害了自己的人在一起的吧。。”水月小声嘟囔着,又提高了音量问他——“哎哎,那你也不用报警吧。直接让他走不久好了。。”

  “因为我还想,下一次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对于他来说,可以不再是以一个绑匪的身份。”

  ——而是一个可以在阳光下可以和他并肩的身份。

  水月再一次惊讶了

  ——就为了打消那个人心里的,对于他的阴影吗。。然后以一个全新的身份面对他吗。。。佐助他。。。。

  悉悉索索的人声把水月的思绪拉回现在,佐助抱着单反相机回来,随后一头扎进了暗房。

  两年前佐助报警后不久,就派了人手安插到鸣人附近,随时向佐助汇报鸣人的动向。。。当然包括鸣人不愿向警察吐露半个关于嫌疑人的字,也包括鸣人的袭警和与一般受害人反常的行为。。

  水月和佐助回到这里以后,佐助就总是抱着单反出门,然后在暗房里泡一整天。

  水月溜进去看过,照片里,全是那抹金黄。

  ——架着腿在拉面店里吃拉面的鸣人,在便利店里打工的鸣人,带着一帮孩子胡闹的鸣人,因为莽撞撞到了人正在道歉的鸣人。。。。全都是鸣人。

  这回水月跟进了佐助的暗房,水月抱着胳膊,终于问出了那个他两年前的就像问的问题。

  ——“佐助你。。是不是喜欢他?”      废话(闭嘴)  

  佐助不屑一顾,冲洗照片的动作停都没停,但从他嫌弃的犹如在看智障的表情以及这段日子的痴汉行径,水月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佐助的答案————“废话”

  水月其实有点受打击,那个从前和地狱里爬出来的佐助其实很难让他和现在这个虽然依旧冷漠但生机勃勃的佐助联系在一起。

  但那个傲娇和别扭劲头倒是一点都没变,水月狡黠的笑了笑。

  “那你怎么不去找他?别是不敢把?不会吧佐助,你难道怕他见了你跑吗哈哈”

  水月的笑声很快在佐助的注视下变成了干笑。。。嘴角抽搐了几下——“哈。。。哈哈佐助我跟你开玩————”这个笑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佐助打断了。。。

  ——“是。”佐助已经停止了手头洗照片的动作,拿起被木夹夹在眼前的一张照片。照片里是鸣人笑着的侧影。“我确实怕他见了我就跑。。。不过。”

水月被隐在暗房昏暗灯光下的佐助的表情吓的吞了口口水

“不过?什么。。。”

佐助倏然笑了下,略有些瘆人,随后无所谓的摊手

“没什么,我只是说,我确实该去找他了。”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