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5)

        求生不能

 “混蛋,我才不是笨蛋呢我说!”

  也许是平静的佐助太过温和,舒服的气氛让过于放松的鸣人连口癖都不经意的说了出来。

  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处境的鸣人立马闭上了嘴,掀起眼皮偷偷瞄了一眼佐助。发现他没有任何要发怒或者想杀他的迹象才松了口气。

  佐助并没有意识到鸣人的小动作。自顾自的从包里翻出一副脚拷。。取下床头的手铐,把它换成了脚铐。

  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请求道 —— “可不可以。。。”

  “ 不可以,你最好不要磨光我的耐心。”佐助连头也没抬果断的说,自顾自的摆弄那副比手铐宽松一些,可供活动范围也比手铐大一圈的脚铐。“ 自己过来。”

  鸣人权衡了一下。识相的蹭到了床边,佐助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打开的脚拷。鸣人微微叹了叹气,乖觉的把脚伸了进去。佐助依然蹲在地上,为了方便锁上脚铐,用一只手控制住鸣人的脚踝。

  微凉的手触碰到鸣人的脚踝,却发现这个男孩子的脚踝细的惊人。

  真是太瘦了,佐助想。

  然而几乎在这个想法冒头的一刹那,佐助就狠狠的嘲笑了一下自己。——想什么呢,这不过是个稍微有点特别的人质。等下一个地点安排好,就可以杀他了。就可以完全替哥哥报仇了。

  鸣人坐在床沿上奇怪的看着这个绑匪拿手圈了一下自己的脚踝,之后却突然又浑身散发低气压,仿佛坠入黑暗。

  佐助面无表情的起身,拎起他那个装满奇怪工具的包离开公寓,锁门前还不忘扔下一句

  “老实点”

  好像刚刚那个温和的陪他散步的青年不是他一样。

  如果鸣人和佐助是在正常条件下以正常的关系在相处,鸣人一定会说一句,别扭的傲娇。

  可惜他们不是,他们的关系很奇特。

  他们是人质和绑匪。

  接下来的几天里, 鸣人还是一个人待在黑暗的公寓里,他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扯着脚铐想挪到窗户边上去,却不出意外的发现床是钉死在地上的,脚铐的长度也根本无法让他到达那里。

  如此缜密。他到底安排了多久呢,这场盛大的死亡宴会。

  于是鸣人整日发呆,想自己的过去,想现在,想缥缈的未来。

  佐助会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来到公寓,给鸣人带来食物和水。甚至还考虑到最近的降温,给鸣人带了一床被子。

  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和鸣人出去散散步。当然,带着手铐。

  鸣人也是偶然在外卖的发票上看到了日期  3.13 。才惊觉自己距离被抓来已经快一个月了。

  快一个月了阿,鸣人想。自己如果再逃不掉的话,大概真的快死了。

  因为佐助是一座火山,现在不过是在休眠。

  一定要想办法,先解开脚铐。

   隔天佐助给他带来食物的时候,鸣人小心翼翼的请求了一下,问可不可以给他带一笼小笼包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吃小笼包子,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这种设定根本逃不掉的啊喂!

  这并不是可能会让鸣人逃脱的要求,佐助答应了。

  小笼包子确实没什么用,但它有是外送酱料包和辣椒油,却是鸣人想要的。

  像往常一样,佐助在天黑时离开了,鸣人没有马上动手,没有钟表,鸣人自己一个个数着数记时。

  差不多到了午夜

  鸣人才谨慎的把辣椒油小心的涂满脚踝和脚铐接触的地方,又细细的涂满脚后跟。

  使劲把脚绷直,小时候由于是个孤儿所以营养不良的纤细身材在此刻却成了救命的条件。

  比常人略细的脚踝被脚铐磨开,与辣椒油接触后简直痛的钻心。

  鸣人咬着牙把脚铐向下推。

  快了快了——最艰难的脚后跟马上就要滑出来了。

  鸣人感觉自己的脚已经在抽筋了,血滴混着辣椒油滴落在地上。

  寂静的屋子里,疼痛感被不断放大

  ——吧嗒——

  终于出来了。。。

  脚火辣辣的,鸣人甚至觉得这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胡乱在床单上抹了一把,鸣人才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布满汗水和疼出的生理泪水了。

  鸣人瘸着脚,艰难但是雀跃的走到了那唯一的没被钉死的窗前。

  。。。五楼。。。

  地下虽然是绿化带,但是从五楼跳下去,也会没命的吧。。。

  可是,鸣人伸手摸了摸身侧的刀口,想起那天佐助的神情。

  我要是留下来的话,一定会没命的。

  鸣人一把掀起床上的被子裹住自己。纵身一跃跳出窗口。

  身体被树枝挡了一下,重重的砸在地上。

  鸣人发出了一声闷哼,身体里钝钝的痛,抬了抬胳膊——糟糕,手臂骨折了,不过还好,身体在被子的包裹下没受大伤,最幸运的是,腿没断,还能跑。

  鸣人猛的起身,一手按着骨折的手臂,踉踉跄跄的往外狂奔,被脚铐磨开的脚踝此时还在火辣辣的疼,没跑一步,鸣人都感觉是踩在刀子上。

  但是鸣人知道,不能停

  绝对不能停。

  借着模糊的月光,鸣人凭借这些天散步记下的模糊路线拼命往外跑。

  马上到大门口了,马上就要逃离那个恶魔了!

  马上。。。唔!!!

  鸣人的小腿猛的被木棍击打而向前弯曲,重心不稳的就要向前摔倒,却又被一把塞住嘴无法发出任何求助声。

  径直摔在地上,还没缓过神来鸣人就又被扛了回去。轻易的被扛回了那个鸣人刚刚以生命为赌注逃离的公寓。

  输了。

  原本以为自己就要得救了。。还以为自己真的能逃出来。。

  原以为自己能抓在手里的东西,被毫不留情夺走。巨大的落差感让鸣人崩溃。———

  ———那就死了吧。

  佐助身上带着酒气,双目通红,压低了声音对他说

  “你以为,这些天我没对你怎么样,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抡起木棍砸断了鸣人另一条腿。

  “还是你以为,我关住你的手段,只有镣铐这一种方法?”

   佐助把鸣人扔回公寓的床上

  “ 你应该感谢上苍今天是3.14号 ” 毫不在意鸣人已经骨折的一手一脚,

  “ 就是今天,我最想把你们千刀万剐,但也是今天,我最不能任性妄为 ”——

   ——今天,是哥哥的祭日。

  佐助盯住鸣人一片死寂的脸

  “你以为,只有死是痛苦的吗?”

  重新给鸣人带上手铐,按到床上。

  “我今天就让你感受下什么叫”

  自如的脱下外套,佐助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求死不得”

评论(3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