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斯德哥尔摩情人(4)

          奇怪的绑匪{小标题}


  黑色的轿车飞驰马路上,可以隐约看到在车窗上一闪而过的绰绰人影

鸣人慢慢缓过劲来

“那个”

  长时间没喝水的嗓子,一开口就疼的要命。鸣人咽了咽口水润润嗓子,期间佐助一直连头都没回专心开车。

“可不可以替我解开绳子。。。我保证不会逃!。真的。。车门都锁了我也没法逃啊。。。。"低压下连声音都不自禁的变低。

  佐助嗤笑一声

“到我手里你还想逃吗?  呵。”

  一个急刹车,鸣人差点从座位上翻下去,——

  ——这是。。到了哪里。。。

  鸣人跪坐着探起上半身往外看,双脚还被绑住,双手也被反剪在身后束缚住。

  佐助拿起车里的一个皮包,又转身从车子的后备箱里扯出一条长风衣。

  粗略把浑身血污的鸣人包裹起来,一个打横直接把他抱起来。

  与他们俩此时暧昧动作相反的是佐助清冷的警告

 “你最好从现在开始安静,否则就算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我也会立刻弄死你。”

  鸣人立刻闭上原本打算开口的嘴。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是个老旧的住宅区,大部分是租住的打工者和老人。

  有绿植,有阳光。鸣人差点就忘了自己还被捏在死神手里。

  佐助在上楼没人看见的时候,就已经把抱着鸣人的姿势改成了单手扛。

  掏出钥匙开门,公寓里什么家具都没有,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仅有的一扇没被木板钉住的窗也被厚重的窗帘遮盖。

  佐助把他扔到那张只铺着单薄床单的床上

  又在黑暗里了。鸣人想。他其实不喜欢黑暗。

  佐助打开那个黑色皮包,从里面抽出一把短刀。

  鸣人立马吓得缩紧了身体。

“ 别担心,我现在不杀你 ”   佐助拿着短刀,划开了捆住鸣人手脚的绳子

“ 但你也别太乐观 "佐助又从皮包里摸出一副手铐,熟练的把鸣人拷在床上。

  鸣人活动了一下被解开的双脚

“让我活下去吧。。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佐助转过头,对这个求生欲格外强,并且在毫无筹码想的条件下还敢乐观的向他提要求人质有点好奇。

  ——明明在自己手里见证着这样的黑暗,怎么会还在渴望着阳光呢?

  迷茫的眼神很无辜的样子,手里的短刀却不知道收割了多少条生命。

“嘶————"

  还是一副与世无争的表情,手里的短刀却已经深深扎进鸣人的大腿外侧(就是屁股呵呵)。

  无视鸣人已经疼到发白的脸色,刀刃在皮肉里转动。

在鸣人快要承受不住大声尖叫的时候,一把捂住他的嘴

“不是说只要活下来怎样都可以吗”————“叫出声的话。立刻去死。”  好听的声音诉说着无比残忍的话语,毫不犹豫,直接把刀拔出,由于刚刚刀刃的搅动,抽出的时候还带出了不少碎肉。

  痛苦,压抑。但都比不上那种面对死亡的恐惧。

  鸣人咬紧了牙,强忍住钻心的疼痛感,嘴角渗血也不自知。

  佐助盯着他看了一会,眼神变换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终甩下刀抽身离去。

  听到门被落锁的一瞬间,鸣人松了一口气。

  随即紧紧按住伤口,流了一会血伤口已经痛的麻木了,刺入的手法很专业,几乎没划破什么较大的动脉,却专门在神经集中的地方。——很痛,但还好,不会死。


  又是暗无天日的漫长时光。鸣人伤口上的血痂都已经干涸。佐助才回来。

  扔给了鸣人一份简单的外卖食物,又替他开了一瓶水。佐助也坐下来开始吃自己那份。

  鸣人已经很饿了,但吃东西的时候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佐助盘腿坐在他对面,鸣人发现他已经换过衣服了,好似不经意的盘腿坐,却也是挑的床上少见的干净的地方。

  就算只吃着普通的外卖食物,慢条斯理的样子也很容易的感受到他良好的教养。

  鸣人突然很好奇——“为什么要杀那么多无辜的人。。。”

  糟糕,把心声问出口了。

  对面原本姿态慵懒的青年一下子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杀气外漏,獠牙尽显——“无辜?你跟我说——他们无辜?!”

  一把甩开手里的食物,修长有力的手像毒蛇一般缠绕上来,紧紧扼住鸣人的脖子。

“额啊————”巨大的力道一下子让鸣人一下子撞到了床背——“呃。。。对。。对不起。。”

  佐助好像陷入了什么可怕的回忆,连眼睛都气红了。

  鸣人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

  却在下一秒被松开。哈——哈-——的喘着粗气,迫不及待的呼吸。鸣人还沉浸在方才的窒息中。

  佐助也喘着粗气,但他很快平复下来,甚至还拿起没被打翻的水喝了一口。

  冷漠的眼神扫过鸣人。

  慢慢喘息过来的鸣人,手覆在脖子上,看着修罗一般的佐助壮着胆子开口——“对不起,我不会再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原谅我。” 鸣人一向有话直说

  单眼皮的湛蓝眼睛对上佐助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眸,鸣人竟然有点愣神。——为什么明明他才是加害人,为什么他的表情却这么迷茫和悲伤。

  那双眼睛里,没有一点人气,仿佛对这世间毫无留恋,下一秒就能沉入黑暗,抽身这俗世凡尘。鸣人居然觉得,好心疼。

  而佐助也同样的像被什么触动到了一样。在听到鸣人那一句“原谅我”时候,他差点就控制不住的想让他再说一遍。而那湛蓝眼睛里流露出的心疼,也让他无比想要抓牢。

“想 出去吗”

  回过神的时候,佐助发现话已经说出口了。

  面对鸣人那种欣喜若狂的表情,他突然有点别扭。——就随心一次吧。。。反正他也活不长了。佐助当时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可。。可以吗。”鸣人简直觉得这个时刻可以排进最让他高兴的事件前五。

  因为一直被压迫。。。所以给一点点甜头,就觉得自己得到全世界了吗。人性真是贱呢。


  简直不敢相信,鸣人看着被夕阳的柔和阳光洒满的大街,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即使他的右手和佐助的左手拷在一起,被按住藏匿在佐助宽大的风衣口袋里。鸣人的幸福感简直要逸出来。

  两个人的姿态就好像黄昏散步的普通恋人。

  也许是过去几天的压抑突然得到疏解,再次回到那个黑暗公寓的时候,鸣人也没太大的抵触,下意识的对着身后说了一句   “ 谢谢 ”

  佐助愣了一下,突然笑出了声。

“白痴,我是绑匪。为什么对我说谢谢。"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