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原著向】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三)下半

   “嗯,吊车尾的。”佐助把手放在鸣人毛绒绒的脑袋上
     没想到鸣人的头发看上去像刺猬一样炸开,摸起来却意外的不扎手。
     就像他本人一样,表面上神经大条一碰就炸,实际上,内心却很柔软。
      佐助慢慢把手松开,鸣人却没有立刻从他肩膀上离开 。
。。。。。。。。。。。。。。。。。。。。。                  
    佐助皱着眉头,瞟了一眼更用力的把下巴埋到他肩窝里的鸣人,以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一种陈述铺平的的语气开口 “吊车尾的,你脸红了”
    
    嗯,是肯定句

    鸣人单手捂脸,下巴还搁在佐助精瘦的肩膀上,呲牙咧嘴毫无说服力的反驳 “混。。混蛋佐助。。本大爷这才不是脸红”
      
      佐助:噢。
     (太子你开心就好)
。。 。。。    。。。。。。。 。。。。。。
     于是两个人在纲手的默许下大摇大摆的出院了
  
    佐助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要收拾,但是鸣人却坚持要先去吃一顿拉面以及买一些速食拉面带走,收拾好东西已经是傍晚了。
    
     鸣人咋咋呼呼的念叨要等明天跟卡卡西正式告别后再走。
     于是在佐助的沉默里,两个人平静的走在夕阳里,仿佛不论前方是风是雨,明天是雪是晴都不能打破他们俩之间的那种尘埃落定一般的平和。
   
    然而经年以后,已经风烛残年的老人回想起来。确实,生命如此,轮回往复,再无人能够打破他们之间的这种羁绊。 
       凉风吹过,月朗星稀,佐助穿着深色和服闭目躺在木质地板上,鸣人擦干头发走到他身边从善如流的躺下,双手枕在脑后。
      星空映在蔚蓝的眼睛里,鸣人意外的没有开口说话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两个曾经追逐奔走没有一刻停止的人突然没有目标没有仇恨的百无聊赖的躺在那里。
   
    我们曾像陀螺一样,兜兜转转拼命追赶不曾停止,却终于回到原点。
 
    那天佐助没有做噩梦,睡得很熟。但如果他睁开眼睛看一看的话,会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眼睛里的光,比最晴朗的星空还要璀璨。
     
    天气很好,是适合出行的日子。
    鸣人背着拉面,元气满满的向卡卡西告别。
    偶遇村口写生回来的佐井,收获来自佐井的祝福一枚“鸣人君和佐助君好像要去度蜜月一样呢^_^”
    不出意外的是鸣人的大吼大叫“喂!佐井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阿我说!我和佐助是去调查!!才不是度蜜月呢!我们还没结婚怎么度蜜月!!! ”
    “阿,鸣人君原来是想先结婚呢^_^”
    “我才没有呢!!!”
     。。。。。。。。。。。。
       佐助捂着眼睛别过头去
     “这个超级大白痴”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