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和

火影,夏目,KKL,特别好勾搭(。•́︿•̀。)

【佐鸣】【原著向】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一)

    
      正章开始

     鸣人单手撑在佐助床边,就着病房的昏暗的灯光端详着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佐助。
     佐助的治愈能力不如体内有九尾的自己,所以直到终结谷之战后一周的今天,还在昏迷。
    本就白皙的皮肤此刻更是白的透明,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呐,混蛋佐助,你怎么还不醒阿我说”鸣人小声嘟囔着,颓然的爬在床沿上 ,
     伸出手指,蜷曲着半天,最后轻轻的,轻轻的碰了碰佐助的鼻尖“你总是这样,可望而不可即。我可是追了你大半个青春阿我说,不过还好,现在你总算停下来了。。”现在你停下来了,可以不可以和我互相理解,可不可以让我来做你的归宿阿。。。。

   “白痴吊车尾”虚弱的声音从病床上传来。
    
      鸣人被吓得一个猛子跳开,从佐助脸上收回的手来不及向后支撑直接四脚朝天摔在了病床前。
    “哎哎哎,佐。。佐助你什么时候醒的阿我说”
    “有个白痴在骂我混蛋的时候”佐助虚弱的挑眉,平时看起来冷漠的表情,竟然有些无辜的味道。
       鸣人眯着眼从地上爬起来,混蛋佐助,早就醒了也不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他岂不是知道本大爷摸他脸了阿我说,佐助他会不会以为我是变态阿我说!!哎哎有什么关系嘛亲都亲了好几次了初吻都给他了我说!!!话说小时候佐助的嘴唇可软了的说,不知道现在。。。。呸呸呸呸呸我在想什么!!!佐助可是我最好的朋友阿我说!!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漩涡鸣人你肯定是受伤伤到脑子了!!啊嘞不过我确实没被伤到脑子。。。不知道这些年佐助有没有被别人亲过呢我说。。。。
【再一次被发卡的佐助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佐助歪在病床上,看着那个吊车尾的一会苦恼一会生气的丰富面部表情。。。这个白痴到底在想什么“鸣人。鸣人? 漩涡鸣人!”
     “啊佐助就算你被别人亲过了我也不会介意的我说!!!”
       “。。。。。。。”
        
         鸣人 : 完蛋了完蛋了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QAQ
       
         佐助:这白痴到底在说什么一定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_-
        
         鸣人调整了一下表情又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睁大了单眼皮的蔚蓝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了!佐助!你刚醒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纲手婆婆提醒过我你醒了的话一定要告诉她让她给你检查的我说,看到你醒一下子太高兴了忘记了我说,我这就去找她!!!!!!!!
    纲!
    手!
    婆!
    婆!
    佐!
    助!
    他!
    醒!
    了!
    我!
    说!”
   佐助:。。。。。。果然这白痴。。。

    从安静的病房外又传来了纲手一拳砸在鸣人头上并且中气十足的愤怒呐喊“白痴!说了不准在医院里大声喧哗!!”
      佐助:。。。。明明你的声音都要盖过吊车尾了。。。
     佐助单手扶着额头 ,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脸上却不再是以前那种古井无波的寂寥,微微上翘的嘴角却出卖了主人的好心情。病房外的高大树木投下浓绿的阴影,天空蓝的不真实,佐助抬起头看着这天空,悠悠白云倒映在他漆黑的眸子里。原来,天空一直那么蓝,只是我许久没有抬头了而已。呵,像那个白痴的眼睛 好像没有什么能使他变得阴霾。
     而佐助不知道的是,那双眼睛唯一有过的阴霾,是为了他。
    “身体没有异常了,只是有点虚弱。这两个月里要好好休息不要乱跑了,鸣人你也是,虽然恢复能力强但也不能老这么乱来,你也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要老在佐助身边上窜下跳的,给我回你自己的病房去!”纲手拿着报告起身,无视了鸣人叽叽喳喳说要和佐助一个病房的请求,开玩笑万一你和佐助又打起来怎么办还让不让我活了。
    
   被禁足在自己病房里的鸣人噘着嘴,不服气的戳着医院的盒饭。。“阿,这个饭一点都都不好吃阿我说,好想吃一乐的拉面!”放下盒饭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佐助现在在干什么呢我说,不知道伤口还有没有痛了,他应该。。。还是不想留在木叶吧。。。。可是我又不想离开佐助阿怎么办我说,佐助他一个人孤独了那么久我一定要陪他的说!”

  

评论(4)

热度(18)